法制头条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正文

威县华仕学校老师护子欺生至萎靡不愈家长求帮被视为纠缠

      日期:2020-04-14 04:52:03   阅读:
导读:反应材料反映人:谭瑞芹,威县第什营乡苏留寨人。孙子名叫张爱斌,今年九岁,就读于威县华仕学校三年级。反映人:王立香,谭瑞芹的儿媳张爱斌的母亲。2019年11月下旬的一天,谭瑞芹接到来自孙子张爱斌学校老师的...

反应材料

反映人:谭瑞芹,威县第什营乡苏留寨人。孙子名叫张爱斌,今年九岁,就读于威县华仕学校三年级。
反映人:王立香,谭瑞芹的儿媳张爱斌的母亲。
2019年11月下旬的一天,谭瑞芹接到来自孙子张爱斌学校老师的电话;电话中老师表示:张爱斌身体不适,希望家长能够到学校将孩子带去医院检查治疗。

图:为张爱斌
因爱斌父母在外打工,年迈的谭瑞芹独自到达学校后,发现孩子状态表现十分不佳,便带着他去往洺州镇卫生院进行治疗。

图:为洺州镇卫生院诊断证明

图:为张爱斌高烧证明
期间,孩子体温均在四十度左右,连续七天的输液治疗,仍不见好转。

图:为张爱斌在威县人民医院住院通知单
 

图:为威县人民医院诊断证明
随后,谭瑞芹与家人又将孩子转入威县人民医院做进一步治疗,治疗过程中发现孩子的状态仍然不见好转。情急之下,又将孩子转入邢台市人民医院治疗。

图:为邢台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

图:为邢台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
 

在邢台市人民医院治疗过程中,医生通过对孩子的症状和表现来看与受到过度惊吓的症状和表现极其相似,建议家长询问孩子是否受到过刺激。
谭瑞芹听了医生建议之后,多次找孙子张爱斌询问,最终孩子在奶奶多次询问之下,蒙头痛哭之后向家人讲述:“在一次考试结束,另一场考试开始前,我与同学小寒(化名)早早来到教室,当时他们的班主任刘老师正在教室做准备工作;刘老师的孩子同样也就读与这所学校的其他班级。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刘老师的孩子进入到教室找刘老师,见妈妈在忙,就在教室里玩耍。因为某种原因与我发生了冲突;刘老师发现后,因护子心切,将我打了一顿,当时教室内还有那位与我一同早到的同学小寒(化名)在场,刘老师打完我之后不久,其他的同学也都陆续进入教室,之后,我的身体状态就表现出了不佳。”。
家人听完张爱斌的讲述之后,为了核实实情,便到学校反映情况。学校校长便依据家长的反映情况,将刘老师叫来询问,刘老师表示“从来没有发生过。”
校长之后又找来张爱斌口中所说的当时一同在场的另一位同学小寒(化名)。起初小寒也表示“刘老师没有打过张爱斌”,但是经过一番询问过后,这位同学又改变了起初的说法,将当时所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基本与张爱斌所讲述的一致(有对同学小寒录音为证)。

图:为华仕学校校长与张爱斌母亲聊天记录

图:为华仕学校校长与张爱斌母亲聊天记录
 
12月26日,两位学校负责人前来探望张爱斌,魏校长表示“教室里没有摄像装置,无法确定事实;而班主任刘老师也坚决表示没有发生过此事。所以学校不能对刘老师做出判定,也暂时不能给予张爱斌和家长任何答复。但是魏校长提出让张爱斌的母亲将住院清单,和出院后的报销费用及自费费用整理好发给自己,没有报销的费用由学校出面与老师沟通。”
反映人谭瑞芹求助媒体,希望媒体对此事加以关注。

媒体走访

在接到反映后,本报记者于2020年1月3日奔赴河北省邢台市威县第什营乡苏留寨村谭瑞芹女士家中进行走访。来到谭女士家中后,儿媳王立香领着张爱斌在客厅与记者见面。但是从孩子的表现来看,孩子没有了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活泼,而是显得有些拘谨。孩子的母亲介绍:“在孩子出院回家以来,对声音非常敏感,关门时的碰撞声或是家人的说话声稍微的大一点都会导致孩子身体哆嗦。只要有生人他就更加紧张,甚至是害怕。”
记者问道:“孩子的学习成绩怎么样?”
孩子母亲指着墙上的奖状回答道:“孩子成绩还算可以,这些都是上学期间荣获的奖状,里屋墙上还有。”

从墙上的奖状中可以看出张爱斌的学习成绩还是很优秀。
谭女士又向记者提供了从孩子住院、转院、出院、复诊等一系列治疗期间的病例诊断证明和药费清单等住院证明。


 



通过病例等证明中可以看出,张爱斌在学校出现病症期间,因状态不佳,导致饮食和饮水以及休息方面严重失调,从而身体出现一些缺水所致的炎症及营养跟不上导致的身体不佳的状况。
谭女士介绍:“孩子住院期间,一些身体上的病症,都在医院的治疗下得到有效缓解,但是就是精神方面总是一蹶不振。我们是在邢台市人民医院住院期间,医生针对孩子的精神问题,推断是否是因为受了刺激所导致的?建议我们带着孩子到精神科去做检查;根据医生的提醒,我和孩子的妈妈就询问孩子在学校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还是受到了什么打击?询问几次,孩子都不做回答,直到又一次询问时,孩子突然忍受不住内心的悲伤,趴在床上抱头痛哭;之后孩子哭述是在学校期间因为与老师的孩子发生点冲突,被老师打了一顿。当时同学小寒在场目睹整个过程。”
孩子的妈妈拿出手机打开一段录音说道:“这个是在听完孩子讲述完情况之后,我们去学校核实的询问录音。”
录音显示大致内容:“在谭女士和校长陪同下找到张爱斌所提到被打当时在场的另一位同学小寒询问当时的事情经过,多次询问下,小寒讲述了当时的事情经过‘当时是老师的孩子到教室玩耍,不久就打了张爱斌一拳,张爱斌被打后还手又打了老师的孩子一拳,此时老师的孩子就被打哭了,老师发现后,走过来训斥张爱斌一番,又打了张爱斌的后脑勺几下……’(录音为证)”。
经过本次对反映人谭女士家人的走访,本报会将走访中所掌握的资料,移交各级监管部门,并结合各级监管部门对事件做进一步核实。

学校和相关领导的回应

2020年1月15日,张爱斌的母亲王立香女士,又向本报提供了近期相关部门及华仕学校的动态。王女士陈述:“前几日,在学校和政府监管部门没有相应的回应的情况下,我们去威县教育局询问情况,一位姓周的领导接待了我们,他说对于这件事的发生,校方已经将打孩子的老师辞退,并且愿意再出一千元钱作为老师打张爱斌的检查费用,另外,学校也决定不允许张爱斌继续就读华仕学校了,原因张爱斌的家长反对学校老师对孩子进行批评教育,而且因为老师打孩子的事情没完没了的纠缠学校。所以,决定将张爱斌劝退。(录音为证)”
王女士和谭女士不解:“我们并没有不同意学校对孩子进行批评教育,只是,这件事情的起因是老师自己的孩子与她的学生之间发生矛盾,由于对自己孩子偏袒而做出过激行为。这种行为根本与对孩子学习生活中所谓过错的批评教育没有关联。我们是对老师因为护子而打张爱斌的行为,以及因为孩子被打后精神受到影响的原因才想要讨一个说法,并不算是纠缠。”
教育局姓周的领导表示:“学校把那位老师辞退,出一千块钱给你们检查,这难道不算是回应吗?”(录音为证)
王女士:“这一千元是代表什么呢?我们因为孩子被老师打后精神上受到打击,在恐惧的阴影下不能正常的学习生活,导致身体状态每况日下,因为这样,我们为孩子治病所花费的医药费就跟学校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学校既然认可了老师打学生的事实,那么对于对孩子产生的影响及损失是否应该有一个积极的态度?将老师开除,给一千元作为诊断费用,更加不能理解的是还要将张爱斌开除,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回应和处理方式吗?”

法律链接: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46条规定:“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被侵害人或者其监护人有权要求有关主管部门处理,或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48条规定:“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的教职员对未成年学生和儿童实施体罚或者变相体罚,情节严重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机关给予行政处分。”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5条规定:“学校、幼儿园的教职员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不得对未成年学生和儿童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有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作为母亲的心声

王女士表示:“孩子因为是在学校,首先年龄比较小,法律意识淡薄,通讯设备不允许携带,因此在自身受到伤害的时候不能及时做出保护自己的措施(例如报警或通知家长等)只能自己默默承受怨气,又对老师产生一定的恐惧,学习生活自然会受到影响,精神一天比一天萎靡,又不能及时向家人反映,导致身体状态时分糟糕才被发现。
因此,1、学校通讯渠道的欠缺;2、学校对学生的法律意识以及自我保护意识的教育欠缺;3、学校对老师的管理上的欠缺等等,都是容易导致此类被伤害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
我们并非要讹诈学校,我们的初心就是要查出真相,明白事实从而知道如何对状态不佳的孩子进行劝导,更希望学校在查清事实后能够对今后的管理方面及对学生的生活照顾和教育方面加以完善。”
王女士接着说道:“学校将我们的行为视为纠缠,还要给一千元草草了事,另外,还要因此将我的孩子劝退,这样的处理方式对于一位将孩子的成长与所有的信任都寄托于校园的母亲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打击,伤心与失望充斥着我们的内心难以抚平。教育局的领导以及学校的领导的态度更加令我们痛心,我们失去的难道紧紧是钱财吗?你们真的懂得做母亲的心吗?”
希望在倾听完王女士的心声过后华仕学校能够重新审视今日之事。各级监管部门能够真切的为百姓排忧解难,而不是视之为敌。

反映人:王立香(张爱斌的妈妈)
 

反映人:谭瑞芹(张爱斌的奶奶)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